• 香 港 09:42:46    
  • 纽 约 21:42:46    
  • 芝加哥 17:20:25
  • 伦 敦 02:42:46    
  • 东 京 10:42:46    
  •  09:42:46
中融信托
中融信托首页 > 中融信托 >
中融信托执行总裁、家族办公室总经理汪岩焯专访
2015-03-11 21:44:36   来源:   点击:
近年来,以财富传承为使命的“家族信托”和“家族办公室”成了大热。

中融信托执行总裁、家族办公室总经理汪岩焯近日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称,对于企业传承,最好的方式是股权信托,并配套家族治理和企业治理的双重协调机制。

汪曾是一名执业律师,也担任过中融信托法律事务部总经理。中融信托已于今年低调成立了以法律、税务等专业人士为主的家族办公室,由其掌舵。

提及探索股权信托和不动产信托,法律问题都是汪岩焯首要考虑的因素。在他看来,信托虽然是一个很好的工具,但也不能滥用。操作层面,审慎的资产尽职调查,在权利义务设置上,结合国内法律、借鉴国外经验以及委托人的个性化需求,平衡信托当事人之间、信托和委托人债权人的利益,最大程度降低风险,非常有必要。

企业传承最好的方式:股权信托

21世纪》:家族企业的传承,除了家族信托以外,你认为还有哪些比较好的方式?家族宪法和家族办公室有何不同?

汪岩焯:对于企业传承,我们认为最好的方式还是股权信托,并配套家族治理和企业治理的双重协调机制。

股权信托在企业传承中所达到的家族整体对企业控制的效果、财产隔离效果和股权集中的效果等,是其他传承方式所无法比拟的。其他传统的传承方式,比如股权的继承、赠与等,但其资产的风险隔离程度、灵活性和传承的效果不如股权信托。

家族宪法在我看来是确保家族财富长久传承下去的一种重要手段,不过它本身不是一个工具,是一个治理家族、治理企业的理念,在这种理念下才能设计传承的制度和架构。

作为财富传承工具,实践中最好的手段是信托。信托这个平台,可以把家族宪法宪章融合到信托架构里面。

一般认为,家族财富传承主要是资金,我却认为,资金之外还有同样重要的人,人才是最大的财富。而信托这种财产管理制度,纽结了人、企业、家族和资产。在这种法律框架下,各种各样的财富、人、智力资本、金融资本甚至家族价值观被统一在一个平台上运作,为资产的传承和人的发展提供顶层设计。这种服务是不能被取代的。

在信托权利和义务的组合中,实际上蕴含有很多价值观的东西,也就是以什么样的理念来统筹权利和义务。我们甚至可以把这些价值观物化为一些实际标准,比如说:子女正面或负面行为的约束和激励,如何处理家族利益与企业利益等。

信托制度也要合理利用

21世纪》:中国很多富人的资产都是房地产和股权,以这两类资产设立信托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汪岩焯:境内房地产和股权设立信托的主要问题,在于信托登记和税收制度的不明确。前者是指房地产和股权设立信托应如何办理信托登记的不明确,后者指资产设立信托是否等同于税法上的转让并引发额外的税负。

尽管如此,我们经过研究认为,根据现有法律,对于某些类型的股权资产,在满足一系列的前提条件下,能实现股权信托的合法有效设立(或达到实质法律风险可控),且同时达到税收优化,也就是不增加或最低限度增加委托人的税务负担。

21世纪》:如果委托人想要以不动产设立信托,通过在信托合同中增加一些条款约定产权等能否具有法律效力?

汪岩焯:我们倾向于认为, 根据现有信托法,如果不满足不动产信托登记,仅以信托合同中约定产权的方式,不一定能得出不动产成为信托财产的结论。当然,可能有人会在学术讨论层面有不同认识。但无论如何,从实操角度,我们认为约定产权的方式风险太大,不会如此操作。

21世纪》:你之前曾提过,信托制度也要合理利用,否则会成为损害债权人利益的逃避债务工具,如果委托人有债务的,在设立信托时如何设置能确保信托设立是合法的?

汪岩焯:尽管家族信托是财富保全和传承的最佳工具,但任何事物都是两面的,如果结构设计不当,有可能会侵害委托人的债权人的利益。我们关注的财富传承,是在合法、合规、合理、符合公序良俗的范围内的传承,只有这样才能在制度层面最大限度对抗时间变化、空间变化和人性中的弱点,实现长久传承。

因此,我们特别关注委托人的信托目的、设立信托动机是否合法、委托人是否合法拥有拟设立信托的财产(即财产来源的合法性)、信托的设立行为是否侵害委托人的债权人的利益、信托的权利义务设置是否可能导致委托人实质上利用信托独立性为自己牟利等等。

在操作层面,严格的资产尽职调查,在权利义务设置上,结合国内法律,最大程度降低上述这些风险,是非常有必要的。要在我们职责范围内做尽职调查,确保资金是合法所有的,同时希望资金是委托人个人的净资产。

比如,如果发现委托人的企业濒临破产,那我会更为谨慎地考察委托人个人资产的合法来源。此外,如果委托人是“官二代”或家族中存在官员,且巨额的委托资金解释不清楚,那风险级别就需要提高。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李玉敏  田启威)

分享到: 收藏

网站首页 | 关于中融 | 中融证券 | 中融期货 | 中融资管 | 客户服务 | 联系我们 | 研究中心 | 下载专区 | 社會責任 |

©2015 中融国际控股有限公司